楚雄彝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知识问答 >新闻内容

相关推荐

租客网:剥削你的不只是租金

对于来深圳打拼的朋友来说,租房是一道永远也迈不过去的坎,在喧嚣繁华的深圳,找一个安定的居所是“打怪升级”的第一步。租房,可以迅速提高我们的“口语技能”,锻炼我们的“心理素质”,在黑中介的巧舌如簧中“沉着冷静”,在收到房东的涨租消息后“保持微笑”,在报维修中练就“三寸不烂之舌”。租房,可以养成十八般武艺,在小强乱跑时面不改色心不跳,一个人可以换灯泡、修水管、调热水器……从不清楚“押一付三,半年起租”这类丧心病狂的租房规则从何而来,到如今和房东游刃有余地周旋网费均摊的问题......哪一个来城市打拼的人没有经历过这番心路历程呢!露露:找工作更让人心烦的是找房子刚毕业,从外地来到深圳上班,心中充满了对新生活的憧憬,找了个工作在市中心CBD,坐拥城市繁华,周边配套设施齐全,吃的也多,很符合我这个“吃货”的需求。本来满心欢喜的认为这份工作是自己成功融入一线城市的第一步,可随后的“租房”就没这么顺利了,公司旁边的房租高的吓人,稍微好点的都要一万朝上!这哪里是一个刚毕业的人能接受的价格啊!于是我跟两个朋友一起,越找越偏,最后在深圳这座城市的边缘租了一套还不错的房子,什么都好就是偏,上班要提早两个小时起床。曾经的自己一度怀疑,这哪是来城市打拼,这分明是来讨生活!彤彤:越来越高的的房租和越来越远的房子“这个房子真的不是我要涨,你看看这周围哪有我这么便宜的房子了?”……最怕房东突然的关心,房东王大姐又找过来了,这是她这个月第N次提涨房租了,不行就继续搬呗,面对不断上涨的房租,为了省钱,房子只能是越租越远,从一环到二环……上班变得越来越折腾。房东王大姐说续租要涨租的时候,也跟她磨过一番嘴皮,房东有时还会说句狠话:这个房子很枪手,我不担心租不掉的!最终:徒劳无功。小鹏:比找房更累的是搬家租房是一种历练,在深圳呆了有五年了,租了五年的房,搬了N次家,这几年什么价位的房子都住过,什么样的房东、中介都见识过,甚至连小偷都经历过。找房、看房已经费了大部分的精力了,但搬家才是最让我崩溃的。杂七杂八的东西要打包,又要找车托运,还得路上楼下的跑,搬东西,收拾房间……让我崩溃的不是过程有多累,而是到一个陌生地方心里的失落感,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在这个城市有一个稳定的居所,什么时候才能不为了找房、搬家而心累。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生活在这里的每个奋斗者都是如此,无法逃脱的打拼开始——租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房租”“黑中介”“恶房东”阻碍了前进的方向。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想着“算了吧,房租太贵了,回家吧。”“算了吧,生活太难了,房子都住不起了,还谈什么梦想?”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能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但现实往往很残酷,但幸运的是,你有租客网。选择租客网,给漂泊的自已一个稳定的住所,让自己扎根在这片城市。你尽管只身大胆向前闯,租客网全面呵护你的安全与利益!

2020年04月29日 11:45

陶朗食品云端测试中心正式开放预约

近日,陶朗食品推出的云端测试中心正式开放预约,采用数字技术为客户远程演示其分选解决方案。云端测试中心的虚拟演示功能直接将陶朗测试中心带到了客户的家中或办公室,让客户无需出门就能全方面考量设备分选效果,做出明智的投资决策。陶朗食品云端测试中心  想要进行分选测试的客户可以根据需求预约位于中国厦门、比利时鲁汶和美国萨克拉门托的三个测试中心进行产品测试。整个测试过程通过实时视频和不同视角的直播设备,全景演示陶朗分选设备针对客户特定产品和应用的实际分选效果。同时,每个测试将配备3-5人的专业团队,随时与客户互动沟通,讨论方案的具体细节和问题。  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对个人的日常生活和企业的运营都产生了巨大影响。在这种情况下,确保食品供应链的有效运转尤为重要。过去的几个月,无论是鲜食供应商还是食品加工商,都面临了前所未有的挑战。陶朗食品高级副总裁兼负责人AshleyHunter表示:“我们正经历前所未有的时期。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支持客户,保证优质食品的稳定供应,同时保证员工、客户和供应商的安全和健康。对于个人和企业而言,这都是充满挑战的时代,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一起努力来确保全球食品供应链有效运行。”陶朗食品高级副总裁兼负责人AshleyHunter  云端测试中心是陶朗食品一系列应对措施中的最新一步。之前已经采取的其他措施包括:  确保供应链的安全和稳定。例如增加关键部件的库存水平,保证产品订单的如期交付。同时提升备件库存科学管理,保证现有客户的设备正常运行,减少或缩短宕机时长。陶朗位于中国、美国和欧洲的生产基地和备件中心,为实现弹性供应链提供了条件。  利用数字技术为客户提供咨询和支持,在条件受限的情况下通过远程服务和培训工具实现无接触支持,帮助客户更好地使用设备。  作为跨国公司,陶朗食品始终推行尽可能靠近客户的本土化战略,在各大洲建立了区域总部、制造中心和服务中心等。这种本土化的结构使其能够在各国政府针对旅行的限令下,仍继续为世界各地的每个客户提供高效快捷的本地支持。  陶朗食品高级副总裁兼负责人AshleyHunter总结说:“陶朗食品的首要任务是确保员工以及客户和供应商员工的健康。通过这些应对措施来帮助客户应对这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和挑战,同时保护所有相关人员的安全。”

2020年04月21日 10:16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